生命经济、公正与世界和平:行动呼吁书

发布时间 | 2013-04-07    来源 |

生命经济、公正与世界和平:行动呼吁书

世界基督教联合会正义、和平与创造工作组,AGAPE进程

    “人类与地球的另类全球化”(AGAPE:圣爱)的工作曾经形成呼吁书,在2006年阿雷格里港召开的第九届世界基督教联合会大会上发表。作为延续,世界基督教联合会发起了致力于消除贫困,挑战贫富分化,保卫生态完整性的项目,该项目认为贫困、财富和生态(PWE)具有整体性的内在关联,并依此理解作为项目基础。该PWE项目涉及宗教、经济与政治行为体间的持续性的对话。参与者包括普世教会的领袖、代表、世界各地的教会领导、不同信仰的信徒、政府领导者和社会服务机构,在国家和地区分布上呈现了极大的多样化特性。地区研究和讨论分别于2007年在非洲(达累斯萨拉姆),2008年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危地马拉),2009年在亚太地区(清迈),2010年在欧洲(布达佩斯)还有2011年在北美(卡尔加里)进行。此项目以2012年在马来西亚茂物举办的世界论坛和AGAPE庆典为高潮。以下呼吁就是六年来关于贫困、财富和生态讨论和地区性研究的结果。

序文

1.

    这份行动呼吁的问世是极其紧迫的。过度消费,贫富悬殊将人类和地球带入了危险的境地,证据就是多数人的长期贫困与小部分人过度的财富的鲜明对比,以及困扰世界的全球性金融、社会经济、生态和气候危机。

    对话过程中,我们作为讨论和地区研究的参与者,发表了不同的,有时甚至是相反的看法。我们也达成了一项共识,即如果我们不能成功面对导致这些危机的根源——自负、麻木和贪婪的罪恶,我们现在所认知的全球社会生活将会走向终结。我们带着紧迫感,将这些对话带到教会作为行动呼吁。这种紧迫感来源于我们深切的希望与信仰:和谐生活不仅可能,而且它正在形成——上帝的公正作它的基石!

神学和灵性上对生命的主张

2. 

    相信神创造人类并将之作为更广大的生命网络的一部分,认同世界万物的神圣性(创世纪一章)是信仰的核心。整个生物界的生长繁荣都体现着上帝的旨意,它们协同作用,从大地诞生又赋予大地以生命的气息,繁衍一代又一代,维持属神国度(oikos)里的丰盛与多样。上帝家庭的经营体现在神为万物创造了满有恩典的丰盛生活(约翰福音十章10节)。我们被土著人民“土地即生命”(Macliing Dulag)的图景所激励,他们认识到人的生命是同土地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彼此独立共生。所以我们相信“自然中的生命与属神的生命是息息相关的”(Commission on world mission and evangelism),上帝是万有之耶和华(哥林多前书十五章28节)。

3.       

    基督教和许多其他的精神信仰都教导我们“优质的生活”不在于竞相追逐物质、积攒财富、积蓄军备以保护我们的安全,或是将自己的权力临驾于他人之上(雅各书三章1318节)。我们主张“优质的生活”(Sumak Kausay in Kichua language and the concept of Waniambi a Tobati Engros from West Papua)靠的是三位一体的团契,相互建立伙伴的关系,互惠互利,公平正义并彼此相爱。

4.       

    生命的呻吟和穷人们的哭喊(耶利米书十四章27节)警示我们现在社会、政治、经济和生态的紧急状况与上帝所设立的丰盛生活背道而驰。许多人很容易自欺欺人地相信人类的欲望处在上帝所造宇宙的中心我们在自己与邻里、自然和神的公义之间制造隔膜、障碍和界限。这些导致社区分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破碎。我们的贪婪和自我将人类和地球都置于险境。

5.       

    圣经呼吁我们远离带来死亡的工作而转向新的生命(metanoia)。耶稣教导人们从贪婪自大的罪恶中悔改,重新与其他人和生命建立美好的关系,修复上帝的形象并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作为一员加入到完成上帝使命的生活中来。受当下经济体制的影响,更因气候变化而陷入贫穷的人们不止一次地听到和传播着先知的召唤:让我们追求公义并迎来一个全新的地球吧。

6.       

    我们眼中的公义应植根于以揭示上帝旨意为己任的耶稣。他将兑换银钱的人驱赶出神的殿(马太福音二十一章12节),使软弱的人刚强,使刚硬的人软弱(哥林多前书一章2528节),并重新定义了贫穷与富有(哥林多后书八章9节)。耶稣同情那些社会边缘被排斥的人,不仅是出于怜悯之心,而且因为他们证实了制度和结构的罪恶。我们的信仰迫使我们去寻找正义,见证神的显现,并加入软弱无助的人群,参与他们的挣扎。这正是结构和文化造成的后果。妇女、孩子、城市和偏远地区的穷人、原住民、受种族观念压迫的群体、残疾人、贱民、被迫移民的劳动者、难民和少数种族宗教人士。耶稣说:“凡作在这些人中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马太福音二十五章40节)。

7.       

    我们必须体现出一种“有改革性的灵性”(Commission on World Mission and Evangelism)以将我们与他人重新联系在一起(Ubuntu and Sansaeng,促使我们为平凡的美德而服务,给我们勇气与各种歧视抗争,寻找拯救整个世界的方法,抵制毁灭生命的价值观,启发我们发现新的选择。这样的灵性给我们提供了一种途径,可以让恩典惠及众人同时满足任何需要之人(使徒行传四章35节)。

8.       

    教会将接受挑战,去铭记、聆听、留心今日基督的呼召:“时候到了……神的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马可福音一章15节)。神呼召我们转变,继续基督治愈并与人和好的工作,“成为我们应该成为的样子——神的子民和世上神圣的团体。”(《非洲之贫穷、财富及生态》)。因此,教会是上帝改变世界的场所。教会是遵守耶稣基督律法的团体。耶稣基督传扬万物生命的丰盛,而非任何对生命的背弃。

相互交织而紧急的危机

9.       

     现在全球的现状是如此荒凉,充满了对死亡和毁灭的担心。除非我们彻底改变现行的发展模式,公平性和可持续性成为经济、社会和自然发展的驱动力,否则我们根本没有未来可言。时间紧迫。

10.   

    我们已经认识到致命之处:随着全球性的金融、社会经济、气候和生态危机在世界多处的肆虐,人们只能痛苦挣扎着度日。远未达到的市场自由化、市场违规行为和缺乏约束的商品服务私有化,正剥削着整个生态,肢解社会项目和服务,并且向看似潜力无限的生产力发展打开各国经济的大门。不可控的金融流通动摇着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国家。气候、生态、金融和债务等各方面的危机相互依赖、彼此加强。我们再也不能孤立地看待各种危机了。

11.   

    候变化和对生态完整性的威胁已经成为多层面危机中我们必须面对的重要挑战。气候变化直接影响着人们的生存,威胁着小型岛国的存亡和淡水的供应,并破坏着生物多样性。它还对食物安全、人口健康、和越来越多人的生活方式产生着深远影响。在气候变化的作用下,许多我们所熟知的生活方式在几十年中被不可逆转地改变了。气候变化使得人们背井离乡、迫使气候移民增加、还导致武装冲突。空前的气候挑战伴随着不受控制的对自然资源的剥削,从而导致了对地球的破坏和家园的实质性改变。全球变暖和生态破坏越来越成为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

12.   

    我们的世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繁荣过,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不公正过。如今世界不公正的程度已经达到了我们不可忽视的地步。穷困潦倒的人、债台高筑者、社会弱势群体和无家可归的人正以空前迫切和清晰的声音呼求着。全球社会必须认清所有人的需求,并联手在空前悲惨的财富分配不公面前彰显公正。

13.   

    贪婪与不公、惟利是图、不公正待遇、短期利益,这些以牺牲长远利益和可持续性目标为代价的罪恶才是危机肆虐的根源,我们不能忽视。这些腐蚀生命的价值观渐渐控制着我们今天的世界结构并从根本上挑战着地球资源再生的极限和人类及其他生物的权利。所以,危机深化了道德和生存的维度。挑战形成的罪魁祸首并非科技和金融的问题,而是种族和精神的问题。

14.   

    市场原教旨主义不仅仅是经济范式,更是社会和道德哲学。在过去的30年中,市场信条以激烈的竞争为基础,以数字化和货币化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为形式,已经颠覆并改变了我们在知识、科学、技术、公意、媒体,甚至教育系统的方向。这一专横的方式使财富主要流入那些已经致富的人们手中,他们的掠夺超乎自然的极限,仅仅只为增加个人的财富。新自由主义范式缺乏自我管理机制,不能处理好对生态,尤其是对穷人和边缘群体造成的影响深远的混乱。

15.   

    这种意识形态正渗透到所有生命中,从内部和外部侵蚀着每个家庭和社区,蹂躏大自然、传统生活方式和文化,并践踏地球的未来。长此以往,这种专横的全球经济模式将终结彼此和平共处的状态,甚至消灭我们所熟知的生命。

16.   

    这种片面的信仰认为社会利益理所当然地来源于经济增长(GDP),但这是一种误导。没有约束的经济增长会扼杀自然生态的繁荣发展:气候变化,荒漠化,海洋酸化,生物多样性的丧失等等。生态公共资产已经在军事力量的使用中退化并被政治和经济精英占为己有。在经济负债的基础上,过度消费产生了大量社会和生态债务。这些债务的债权归北半球发达国家所有,而债务由南半球的国家背负。这些债务,以及人类对地球欠下的负债是不公正的,并且给后代带来巨大的压力。“地和其中所充满的都属耶和华”(诗篇二十四章1节;哥林多前书十章26节)这一真理已经被人们忘却。

义如泉涌

17.   

    我们承认教会及其成员也在不公正的制度系统之中,并且参与在非可持续性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中,也卷入了贪婪的经济中。一些教会在宣扬神学的兴旺、自我正义、控制、个人主义和便利。另一些支持慈善神学而非给予穷人公正。还有其他人不去置疑,甚至认为这些以无节制的增长和积累为基础的制度和意识形态是合法的,他们忽视了生态破坏以及全球化下受害者面临困境的现实。一些人注重短期的可量化的结果,却以长久的、大量的负面影响为代价。不过,我们也得知尽管很多地方还不能检视和改善他们的生产、消费和投资行为,各大洲还是有越来越多的教会努力传达着他们的信仰:改变是可能的。

18.   

    从根本上说,我们的希望来源于耶稣基督的复活和他对世界的应许。我们看到了复活在教会中播下希望并被转化为造福世界的行动的证据。他们是地上的光和盐。我们被这无数的努力改变现状的榜样深深地激励着,他们中有来自教会大家庭的,还有越来越多地参与运动的妇女、穷人、青年、残疾人还有原住民,他们正在建立一种“生命经济”,在提高经济生活同时促进生态繁荣。

19.   

    一些有信仰的人、基督徒、穆斯林,还有菲律宾的土著首领,为了维系并继续他们与所归属土地的联系,已经献出了生命。南美、非洲、亚洲的教会正在清算外部债务,挑战采矿业和资源开发公司对他们侵犯人权和破坏环境的后果负责。拉丁美洲和欧洲的教会正在分享和研究全球化过程中的不同经历,并致力于明确共同的责任和不同的分工,加强团结并建立战略联盟。基督徒们正在定义贪婪的指标,并计划与佛教徒和穆斯林举行对话,探索对抗贪婪的共同基础。教会与公民社会建立伙伴关系,参与探讨新的国际金融和经济发展体系参数、促进生态农业的发展和建立休戚与共的经济体之中。

20.   

    妇女们已经建立女性主义的神学体系以挑战男权制度的家长式控制,她们还构筑出将经济植根于社会、社会植根于生态的女性经济学。青年一代成为争取简单生活和另类生活方式运动的先锋。针对社会和生态债务,原住民吁求整体修复和对自然权利的承认。

承诺与呼吁

21.   

     第十届世界基督教联合会大会是在上帝所造的充满生机的万物可能因为人类创造的财富而被消灭的情况下召开的。上帝呼召我们进行彻底的改变,转变不可能没有牺牲和风险,但我们在基督里的信念要求我们成为有改革能力的教会与会众。我们必须付出必要的道德勇气才能见到充满公义和持久的灵性,并为惠及众生的生命经济发起一场先知性的行动。为此我们必须动员人民和社会团体,提供必要资源(基金、时间、能力),发展更多连贯协调的项目,以推动经济体系、生产、分配、消费模式、文化和价值观的转变。

22.   

    转变的过程中必须高举人权、人的尊严和人类对上帝所造之物的责任。在个人和国家利益之上,我们有义务为后代的富足创造可持续性的经济结构。转变必须充分考虑系统性边缘化中受害最严重的群体,如穷人、妇女、土著人,还有残疾人。任何没有他们参与的都不能声称是为了他们而作。我们必须挑战自我,克服破坏社会结构和生态环境的分配不公和自我毁灭的结构和文化。这种转变是以治疗和更新整个世界为宗旨的。

23.   

    因此,我们呼吁第十届釜山大会致力于加强世界基督教联合会的作用,增进协同发声,培养普世合作,确保更一致地实现造福众生的生命经济。尤其是建立一个全新的金融和经济模式这一关键工作(《世界基督教联合会关于公正的金融和生命经济的宣言》),它挑战着财富积累和制度性贪婪,并推进反对贪婪的措施(《贪婪线研究小组报告》),赔偿生态债务并加强生态公正(《世界基督教联合会关于生态公正和生态债务的宣言》)。这项工作在今后的几年中必须被优先考虑和进一步深化。

24.   

     我们进一步呼吁世基联第十届釜山:在本届和下届联合国大会之间分出一段时间,让教会专注于回顾对“生命经济——生为上帝造物的公义”这一信仰上的投入。这一过程使得各教会间能够相互激发毅力和希望,加强团结,深化在关键问题上的共同见证,这些问题处于我们信仰的核心。

25.   

    关于“公正的金融和生命经济”的宣言提倡道德的、公正的、民主的国际金融范式,它是“建立在共同价值观的框架基础上的:即信实、社会公正、人的尊严、彼此的责任和生态可持续性”(《世界基督教联合会关于公正的金融和生命经济的宣言》)。我们能够也必须建立一种生命经济,激发人们参与到关乎生命和从生活以及价值观上满足人类基本需要的决策过程中,支持社会再生产,关心大部分由妇女承担的照护工作和保护生命所需的空气、水、土地和能源(《非洲之贫穷、财富及生态》)。这种生命经济的实现将引发一种战略和方法论,包括且不限于:批判性的自省;根本的灵性更新;以权利为基础的方法;让更多人听到社会边缘人群发出声音的更广阔的平台;南北半球之间,教会、公民社会和国家,以及各种学科宗教间的公开对话,对话有利于相互协作以抵御不利于许多人生命尊严的结构和文化;税务公正;以及为共同经历和主张搭建宽泛的平台。

26.   

    这个过程应当成为一个活跃的空间,让各教会可以相互学习,并从其他信仰和社会运动中学到具有改革能力的宗教应该如何抵挡腐蚀生命的价值观,并战胜贪婪经济中的共犯。这将是一个平台,让我们共同思考并分享在不同环境中需要什么具体改变,以便从神学意义上和现实意义上理解何谓真正的生命经济。这将成为一个过程,让我们完成国家、地区、乃至全球级别的活动和宣传,这些活动和宣传希望通过政策和制度性改革根除贫穷,实现财富再分配;实现生态友好型的生产、消费和分配;实现健康的、平等的、后化石燃料时代的,热爱和平的社会。

万物之神呼召我们归向公义与和平。

来到上帝分享的桌前吧!

来到上帝生命的桌前吧!

来到上帝爱的桌前吧!

(译:王宇捷)